基督山伯爵的文学地位探析《基督山伯爵》创作中的文学价值

摘要:通俗小说是法国文学中极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一种文学形式,而大仲马所写的《基督山伯爵》是通俗小说的著名代表,其对各个国家的文学史发展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因此,本文主要从创作背景、创作模式及人物性格等方面探析了《基督山伯爵》创作中的文学价值。小说《基督山伯爵》主要以惩恶扬善与报恩复仇为中心进行故事叙述,虽然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且离奇,但是其又不违背真实生活。[2]谷薇.《基督山伯爵》中的叙事特点与艺术特色分析[J].邯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30:32-34.

基督山伯爵的文学地位

2019-05-13 01:05:44 北方文学 2019年12期

胡友玲

摘要:资本主义的不断发展为法国文学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通俗小说是法国文学中极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一种文学形式,而大仲马所写的《基督山伯爵》是通俗小说的著名代表,其对各个国家的文学史发展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因此,本文主要从创作背景、创作模式及人物性格等方面探析了《基督山伯爵》创作中的文学价值。

关键词:《基督山伯爵》;创作;文学价值

小说《基督山伯爵》主要以惩恶扬善与报恩复仇为中心进行故事叙述,虽然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且离奇,但是其又不违背真实生活。在这本小说中,作者大仲马将其政治倾向融入其中,小说中的好人站在第一帝国;而恶人总是为资产阶级暴虐所效劳,同时也展示了金钱腐蚀人心,反映出了作者当时所处社会的矛盾。

一、从创作背景上看

《基督山伯爵》是在政治动荡时期创作出,并且小说的创作背景也是以政治动荡为主,小说主要讲述了唐泰斯在被人陷害后进入了监狱一直到最后的复仇的整个过程,并且作品的创作时间跨越了两个时期,一是波旁王朝复辟,二是七月王朝,作者大仲马以人物命运的曲折展现了当时社会的不安定。

在1814年,反法联盟将拿破仑帝国击败,波旁王朝重新被建立。从实质上看,拿破仑通过发起无休止的战争虽对欧洲大陆造成恶劣影响,但是其政治体制却归属于资产阶级政府,因此重新被建立起的波旁王朝并不会被人们所接受而发起反抗,进而构成了以拿破仑为主的反复辟势力与封建复辟势力之间的矛盾[1]。并且在《基督山伯爵》中带有强烈的反复辟思想,比如:唐泰斯在狱中长时间暗无天日的生活就是对当时波旁王朝在复辟后的暗黑写照。不论是唐泰斯所带有的拿破仑主义倾向,还是整部小说的主体基调,都反映出了大仲马所生活的时代背景与人们反抗资产阶级压迫的思想。

在《基督山伯爵》复仇部分,法国统治地位已被七月王朝占领,并且当时的政治权利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资产阶级,二是金融贵族集团。并且在小說中,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生活与下层人民的水深火热困境之间形成了强烈反差,邓格拉司是金融巨头;弗南在从事实业的同时跻身于贵族院之中;而维尔福是巴黎首席检查管,此种人物布局展示出了故事的精华部分,三个阴狠毒辣的人掌控了金融、政治以及司法界,并垄断了权利,这也是七月王朝阶级统治的一个缩影。

二、从创作模式上看

小说的主要价值除了其故事情节十分精彩外,其所具有的创作模式保证了小说可以经久不衰。在《基督山伯爵》这部小说中,作者主要以邓蒂斯复仇为故事主要线索,在其复仇过程中,穿插了一些时代背景与人性丑恶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并且小说所展现的哲学道理也是当代人们所需深思的问题。在《基督山伯爵》中,大仲马通过以突发式人物命运的改变作为故事开端,吸引了许多读者的注意与阅读兴趣,并且通过设置多个悬念,逐渐引导读者走进故事主人公所处的世界,并在简要关头戛然而止,让读者对后续充满无限的想象与期盼,增添其阅读欲望,而且插入式的叙事方法也使小说布局显得更加立体。由此可见,合理的创作模式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阅读者。

三、从人物性格上看

对于通俗小说而言,个性化的人物形象设计更能够增添作品的吸引力,在《基督山伯爵》中,主人公的智慧和他敢爱敢恨的作风被人们所崇拜。按照有关学者所述,《基督山伯爵》中主人公——邓蒂斯的人物性格与大仲马性格之间有着相似之处,因为大仲马的性格十分豪迈,并且他曾经宴请许多宾客到基督山城堡中做客,这些人来自不同地域,有些宾客大仲马并不认识,但也是他这种豪爽的性格使他拥有了好人缘。在《基督山伯爵》中,主人公的性格敢爱敢恨,爱爱他的人,恨恨他的人,爱憎分明,许多常人无法做到。在不断变化的社会中,人们经常因为顾虑太多进入到进退两难的境遇,或许将优柔寡断摒弃掉,人生会更加豁达、明朗[2]。

在设计复仇计划时,唐泰斯所具有的紧密思维及逻辑能力让人羡慕,在复仇时,他没有选择用匕首将敌人心脏刺穿,而是让他们慢慢的被自己所能控制的权利、金钱与司法反控制,因为在中世纪法国人们推崇惩恶扬善,所以唐泰斯的复仇行为会得到社会大众的认可。但从其他角度上看,唐泰斯所设计的复仇行动大多是依靠于金钱,他利用金钱来对抗资产阶级的黑暗统治,并且在许多关键时刻,金钱发挥了决定性作用。比如:在与邓格拉斯进行对抗式,唐泰斯以无线透支的方式将邓格拉斯击垮,他的这种行为将资本主义推崇的金钱至上理论展示的淋漓尽致,他企图想要在资本主义领导下改变社会腐败问题,这体现出了大仲马思想的本质错误。

另外,小说中唐泰斯的政治表现与倾向也是作者大仲马的政治立场缩影。小说主人公因一些维护并忠诚于拿破仑事业备受磨难,但他并不后悔,这也反映出了唐泰斯作为黑暗社会中的反抗力量,虽有理想,但却不能够摆脱金钱束缚。由此可见,《基督山伯爵》展示出了当时社会的价值观念,但并未揭开真实的社会矛盾,这也是作者大仲马思想局限造成的后果。

四、结束语

综上所述,《基督山伯爵》被称为通俗小说的优秀代表,但这并不是其主要艺术成就,而是大仲马通过深入浅出的方式将当时社会的那种暗无天日,以及对金钱至上思想的崇拜与腐朽的社会生动的刻画出来。从整部作品来看,由于价值观的偏离使得作品核心力量减弱,但依旧是一部优秀的小说。

参考文献:

[1]姜亚楠,罗长青.复仇与爱情的双向性——人性视角下的《基督山伯爵》[J].景德镇学院学报,2018,33(02):47-51.

[2]谷薇.《基督山伯爵》中的叙事特点与艺术特色分析[J].邯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30(03):32-34.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www.inewko.com/3489.html
标题:基督山伯爵的文学地位探析《基督山伯爵》创作中的文学价值

分享: